新浪新聞客戶端

病毒“塑”源:反智是美國的政治衰敗

病毒“塑”源:反智是美國的政治衰敗
2021年07月05日 16:01 環球網

  原標題:病毒“塑”源:反智是美國的政治衰敗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一些人接連在病毒溯源問題上做文章,匪夷所思的荒唐言論頗多,比如無中生有的“中國實驗室泄漏”論。這些人以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一貫伎倆,“拿著結論找論據”,于情理不通,與事實不符,對抗疫不利,對民眾有害。

  美國“魔幻”的反智主義

  早在疫情暴發之初,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刊登過一封27名全球頂尖公共衛生領域科學家簽署的聯合聲明,認為關于新冠病毒的陰謀論除了制造恐慌、謠言、偏見以及損害全球共同抗疫的努力外,別無他用。

  然而,就因為這封公開信,美國艾奧瓦大學著名病毒專家斯坦利?帕爾曼最近攤上事兒了。《華盛頓郵報》報道,6月初,他收到恐嚇信,指責其為“弗蘭肯斯坦博士”(制造怪物的科學怪人)。

  這讓圈哥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本書——《美國生活中的反智主義》,其作者著名歷史學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在書中寫道,反智主義是“憎恨和懷疑智識以及具有智識的人,并不斷貶低智識價值的一種傾向”。簡單來說,反智主義缺乏理性,對與自己看法相悖的事實視而不見,只相信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在美國社會中,“魔幻”的反智主義案例總會時不時冒頭。比如,很多共和黨人認為全球氣候變暖根本是自由派和外國政府的陰謀,因此拒絕討論。再比如,一些人認為新冠病毒充其量是“大號流感”,不用戴口罩,可以聚集,沒必要打疫苗等等。

  實際上,在病毒溯源及反對“實驗室泄漏”論這件事情上,科學家是有結論的。

  意大利米蘭薩科醫院傳染病部門主任馬西莫加利表示,新冠病毒“是一種未知病毒,其內部沒有基因工程的跡象”,從科學的角度看,“實驗室泄漏”論沒有絲毫依據。

  “如果有人以(實驗室)這種方式開發新冠病毒,我想說這么做沒必要,且費時。”德國病毒學家克里斯蒂安?德羅斯滕說,這需要以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冠狀病毒作為基礎,改變基因組某些特定區域,然而新冠病毒與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的基因組之間有很多差異。

  甚至,包括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人員在內的一個團隊日前發布了一項研究報告,在分析2.4萬個血液樣本后發現,一些美國人早在2019年12月中旬就感染了新冠病毒。

  即便如此,在病毒溯源這一難以在較短時間完成的科學問題上,“實驗室泄漏”的陰謀論顯然更符合反智主義想象。民間有市場,一些人便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刻意迎合鼓噪。于是乎,“實驗室泄漏”論一時間在美國甚囂塵上。

  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成員、澳大利亞免疫學和傳染病學家德懷爾一針見血地指出,“實驗室泄漏”論迎合了部分國家的政治話語,甚至得到個別國家政府支持,其流傳有蓄意因素。

  其實,反智主義不僅是科學精神的喪失,在社會階層固化、國內政治極化和冷戰思維慣性的加持下,更反映了美國政治道德的崩壞,其對外表現是鼓噪疫情索賠、“實驗室泄漏”論等,對內則表現為“黑命貴”、亞裔歧視、槍支泛濫等問題遲遲沒有政治解決方案。

  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撰文說,早在2014年,他就痛惜美國已出現了根深蒂固的政治衰敗,美國的國家治理機構已經越來越不起作用。在特朗普入主白宮后,情況變得更糟了。惡化的進程一直以驚人速度繼續,并發展到觸目驚心的地步,例如今年1月示威者襲擊美國國會大廈這樣的事件。

  開展田徑賽,不搞角斗賽

  圈哥注意到,圍繞“實驗室泄漏”論,美國最近事情其實不少,足見其內部分裂。

  美國前助理國務卿克里斯托弗?福特近日發表了一篇自證清白的公開信,內容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我沒有‘通共’”。

  在任期間,他曾表示,美國政府正制定“全政府”措施,應對中國給美國及盟友造成的安全挑戰。他還曾親赴倫敦向英國政府施壓,要求英國“馬上放棄中國華為技術”。

  這樣一位所謂的外交精英,為何被美國一些人扣上“共諜”的帽子呢?

  一些美國媒體倒查認為,疫情暴發之初,美國國務院的部分高級官員打壓所謂“實驗室泄漏”論,是與中國站在了一起,福特首當其沖。

  盡管福特的自辯信中充斥著對中國的不實指責,但他也將美國國務院炮制“實驗室泄漏”論并嫁禍給中國的前因后果進行了公開的展示。簡單來說,就是有個別力量企圖在沒有獲得科學證據的基礎上,把“實驗室泄漏”的罪名安在中國頭上。

  可見,美國一些人說的是病毒“溯”源,做的卻是病毒“塑”源。

  正如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國際專家組成員、總部設在美國的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動物學家彼得?達薩克所說的,美國情報部門關于溯源問題的報告是“政治性的,而非科學性的”。

    那么,美國一些人為什么要這么“苦心”做局呢?

  美國這一代領導層的政治生涯大多起步于冷戰時代,比如,78歲的拜登,1970年即踏入政界。在美國樂于“尋敵”的戰略文化里,這些人的政治理念其實是被束縛在舊時代的,叢林法則、冷戰思維、零和博弈時刻縈繞在他們腦海之中,對美國霸權被取代、被威脅的不安全感始終揮之不去。

  在舊思維的作祟下,即便是對歐洲盟友,也有“竊聽風云”,更何況是對意識形態不同、實力逐漸接近的中國。特朗普的“軍師”班農曾說過,美國遏制中國,只有5年左右的窗口時間。等到拜登政府上臺,很清楚無法完全“遏制”中國發展,焦慮感加劇。

  美國一些人的心態變化,外人也感受得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馬凱碩就直言,他曾經在美國待了三個月,美國一些人對中國有種“難以名狀的恐懼心理”。

  世衛組織說過,對于新冠病毒溯源,應該讓科學家們基于可靠證據專注于研究,否則溯源工作就不可能提供全世界所需要的答案。從這一角度來看,將病毒溯源問題搞得烏煙瘴氣,顯然并不利于弄清楚病毒的來龍去脈。與其說美國一些人真的關心把病毒搞清楚,不如說其關心的只是炒熱這一話題,并將其與新疆、臺灣等問題捆綁,讓中國處于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抹黑中國形象,轉移國內壓力。

  “所謂‘中國制造新冠病毒’這種惡意詆毀是西方打壓中國的一貫手法。”這不是圈哥說的,而是出自美國智庫席勒研究所主席策普?拉魯什。

  但是,時代畢竟不同了,特別是世紀疫情讓人們更加深刻地認識到,世界緊密相連,人類命運與共。在這個時代,合作共贏是主旋律,國與國之間應該是你追我趕、共同提高的田徑賽,而不該是相互攻擊、你死我活的角斗賽。

  或許,觀察處于焦點之中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表現,可以從一個側面說明問題。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前文提到的專家彼得?達薩克談到武漢之行時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一名實驗室負責人告訴他,該機構研究人員沒有理會“實驗室泄漏”論,是因為不想給這些陰謀論提供“氧氣”,所有陰謀論都是毫無根據的。而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在接受外媒采訪時也表示,目前她關注的是新冠疫苗和新病毒的特點。

  美國新冠確診病例已累計超過三千萬,死亡人數已超六十萬,這不是數字,這是生命。這不應該是世界頭號強國的樣子。

  圈哥真誠地期望,美國一些人與其炒作莫須有的“實驗室泄漏”論,不如拿出政治勇氣,擺脫舊思維羈絆,把精力放在對本國人民負責任上,放在提升本國的競爭力上。

  辦好自己的事,不僅適用于中國,也適用于美國。

  文/龍元   圖/ 千里

責任編輯:陳琰 SN225

美國新冠肺炎
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